巨然子

温瑞安:

网易武侠大作《逆水寒》:三个月内开启二测

2015年的网易游戏热爱者发布会上,一款神秘的武侠端游曝光,这款由网易游戏旗下雷火工作室负责人叶弄舟亲自操刀的武侠大作一经披露就受到媒体的高度关注。它,就是温瑞安同名武侠小说改编游戏——《逆水寒》。

历经了4年的低调开发,本作在今年7月开启了首次测试。而今日,《逆水寒》的官方微博发布消息:《逆水寒》将于三个月内开启二测!也就是说,游戏或将于2018年初开启第二次测试。众所周知,游戏在测试的时候会出现很多BUG,而《逆水寒》的首测版本当中,就在游戏内置了一键提交、自动收集生成BUG信息、专人对接处理的反馈接收的机制。

众所周知,游戏在测试的时候会出现很多BUG,而《逆水寒》的首测版本当中,就在游戏内置了一键提交、自动收集生成BUG信息、专人对接处理的反馈接收的机制。

正如制作人所说的那样:《逆水寒》首测后,1000份玩家问卷、3000多帖子、近5000封玩家私信,不敢说每个玩家的意见都有专人跟进处理,但每一个意见我们都认真看过了。现在,改什么、怎么改、谁来改,这三个问题都有了定论,接下来就是整个开发组努力搬砖90天。

还记得在首测的时候《逆水寒》曾说过:2017年第一场雪落在西湖断桥的时候,将宣布首测信息。但是由于大家过于热情,没等到西湖下雪,官方就先行公布了游戏将于7月首测。而这一次宣布年初二测,是在等西湖断桥的雪吗?不管怎么样,让我们一起期待,二测的《逆水寒》能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温瑞安:

十年/始终的爱情 访武侠教父温瑞安

十年 温瑞安
你依然坚定你的坚持,恋爱你的
爱恋,易喜你的易倦
和蓦然飞扬的激越
我仍我行我的我素,无拘我的
无束。坐在你的汽车里

听一阙小调吧
看你把在驾驶盘上修长稳定的手
从一座城到另一座城
其间是飞逝的黝黑
就这样驶去了十年

霜华始终在我们双鬓
绝恋,我的梦和你的路
终于化为多色的传奇
因为我是你的故剑
你是我记忆里迷失的

秘笈。无论谁在时空里都是败者
你以硕大无朋的吟哦
进入秦汉;我只与现实搏斗
决不与永恒拔河

《始终的爱情》
访温瑞安 郭玉文

请问:您何时发表第一首诗?
答曰:小学四年级。
啊?!
再问:您何时开始创作?
再答:小学一年级。
啊!啊!!曾有人说,在十六岁前开始写诗,二十五岁前出版第一本诗集,可谓是早慧的诗人,那么,这位受访者,可谓是“非凡的早慧”呀,他是——温瑞安。

是的,你知道温瑞安的小说,知道他的武侠,可是知道他的诗恐怕不多吧?事实上,温瑞安一直在写诗,截至1980年因为台湾某政治事件的影响,身陷囹圄,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他仍然不曾中辍,不过次事件确实造成很大的影响,使他创作量锐减而且鲜少发表。

在台湾诗坛,他有一种自我放逐的心态。原因是若干媒体以诗人的背景、位置来取舍诗的采用与否,对他的诗是这一种侮辱。

他说:“文化界中,以诗人派系最林立分明,特别是香港。同时,香港一般人对诗人的看法是1 潦倒2精神不正常3没有正常职业4失恋5不务正业”。他认为,写诗目的在对自己的诗心有所交代,而不希望被冠以某派某系诗人的头衔,更重要的,他并不是个“不正常”的人。他也认为,唯有经过诗的锻炼,才有能力从事其他文体的创作。所以目前我们看到的是:小说写的很好的温瑞安、武侠写的很好的温瑞安。

在香港,温瑞安是“自成一派文艺推广合作社”负责人,目的在提携有心创作的人,负责为他们的作品推荐发表。另外,又组成“朋友工作室”,性质相近,非盈利目的,主要着重于朋友之间的交流。

在香港这样一个金钱挂帅,广告文学充斥的大环境,像他这样以“推己及人”的心态去对待信任的,恐怕很少—很少了。

问:您曾经产生过放弃诗的念头吗?
答:有,很多次。不仅是诗,还包括了文学及武侠。
问:结果?您又回来了?
答:上帝有好生之德,及时找回信念——坚持下去。
问:您对诗的看法?
答:啊!她是我始终的爱情。
问:谢谢,谢谢您接受我的访问。
答:哈哈哈哈(豪迈的)!审讯结束了。

*原刊于台湾《中华日报 》1990年3月19日


温派小编按语:
温派龙头武侠教父温瑞安,在年少就以诗名成海外震惊文坛。以上的诗及短访发布于1990年的台湾中华日报,当时该报刚发表了《少年铁手》,在续刊《唐方一战》(神州奇侠别传)。在温巨侠亿万海量的信息中,此篇卻从未在国内发布,近年,温巨侠在公开露面中朗诵他的诗作,令万千侠迷震讶佩服,各方瞬即掀起寻温诗篇之潮起。故此,温派小编将此收藏已久的温侠诗作发布,以慰侠迷温粉。

温瑞安:

温瑞安:刀锋上求洒脱

这是温巨侠1988年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的专栏短文「森林之火」,文章是一寸短、一寸险,可见温巨侠长文长达千万字小说有大成就,短文短到。四五百字一样深刻隽永。
年轻时,胆大妄为,要闯就闯祸,要打就打破。就算明知是痛的开始,苦的结局,也不愿快点结束。永远认为:过程比结果更重要,参与要比旁观更可敬。可是光阴似箭,岁月如流,现在已摇身一变,壮志消磨,手段圆滑,只求苟存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以前种种荒唐,都成了梦入高唐,梦醒凄凉………… 错。
以上是标准作文,不是我。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本人就是本人,我自横刀向天笑的今儿也没变成向天哭,去留肝胆两昆仑的那人今天也不会两崆峒。胆子仍大,但不妄为,还仍可以做到生命的传奇比传奇更传奇。大不了变成冰山大火,外冷内热。大仁大义难度日,大癫大肺容易过。温瑞安变了?铁汉不舞,雪地伤狐,一个在刀锋上求洒脱的人,是变不了的。
── 刊载于《新生活报》

温派小编按语:这是温巨侠1988年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的专栏短文「森林之火」,文章是一寸短、一寸险,可见温巨侠长文长达千万字小说有大成就,短文短到四五百字一样深刻隽永。

温瑞安:

温瑞安:逆流而上才能站着时代的尖峰
温瑞安 2017-11-02

时代不同了,以前以为我是逆着走,现在才发现原来逆风而飞的才是飞行的正途。逆水不寒、逆流而上,你才能站着时代的尖峰。
科技不能取代艺术,现在连驾车、超市、派出所都不需要人手操作了。只有创作暂时仍未让人工智能取代,很多上一代父执辈不懂而且不能接受。时代不同了,以前以为我是逆着走,现在才发现原来逆风而飞的才是飞行的正途。逆水不寒、逆流而上,你才能站着时代的尖峰。


附记:
少年冷血第十六集1990年香港版回目:
他以剑替你感觉
新类型出击
做点事
第七十三变
失败也是一种人格
神州把无惧交给她的子女
我还是在找他们
写得快与写得好
一个人守一座城
写作使我坚定
如有雷同,实属抄我
做大事得要举重若轻
我仍逆着车行的方向而走
别离,真的是爰情的最美丽吗?
终生未许狂到老,一时能狂便算狂
温派小编按语:
节录温巨侠众多作品里其中一集的回目标题,足显妙趣,敢于创新。

温瑞安:

温巨侠按语:
9月28日因为“白衣方振眉”视剧在北京宣发,温派各路子弟,聚于京师。当然928那天大敍,相当高潮迭起,而且有很多意外,有很多喜出望外,更有许多喜料之外的惊和喜。总之,温派是不让一日无惊喜的。这点我们是做到、办到、达到了。之后连续数天,一路从北京聚到上海,每天都有大仗可打,每天都有让一辈子难忘的事情发生,真的无枉此生,甚至不辜负每一天每一日每一夜每一刻。这次聚会文最先交稿的是秀芳姊姊,但她的文章太短,作为聚会文系列第一篇有点份量不足,但她已73岁了仍然能夠第一个交文已很了不起了。花满衣第二位交文,文章写的好,份量足,而且才气高,犹胜当年,叙事观点与角度,均十分新颖,我打85分,於是在这17年9月底10月初京沪温派大聚会文,优先推出花满衣小兄弟这篇大作,并特别推荐。 


温瑞安20171101 凌晨0645


2017年9月底10月初京沪温派大聚会文之一:

  《那一场呼啸而来的热血情怀》
  
   ——记《白衣方振眉》启动仪式暨国庆聚会有感
  
  文/花满衣
  
  再见到先生,是八十多天以后的一个晴朗下午。
  
  很巧,
  上次见面是因为《神州奇侠》,这次则是因为《神州奇侠》男主人公萧秋水的徒弟《白衣方振眉》。
  他们师徒的一场盛会,也成全了我和恩师的再次见面。
  感激萧秋水,也感激方振眉。
  更感激的是他们的父亲——温瑞安先生。
  
  二十多年前,当我捧起第一本温瑞安武侠小说的时候,可曾想过会在二十多年后与作者本人成了师徒关系。
  当然,作为超新派武侠开山祖师的徒弟,我本来是不够班辈的。
  而且是相当不够。
  
  不必说在马来西亚有十大分社的天狼星社团,也不必说在台湾红极一时的神州诗社,甚至连亚视、朋友工作室这些顶级机构也不必说。
  即便在当年甫一上线便被挤爆服务器的六分半堂,我也是小字辈。
  
  与跟随大哥三十多年的几位兄弟手足相比,我只结识温大哥短短的三年。
  
  但是,这三年来我受到温大哥的教诲、提携、关爱、支持、包容、鼓励,似乎有三十年之久。
  
  回想起初看温书的情景历历在目,再看温大哥和光同尘的笑语如初。
  
  恍惚间,竟有了一种隔世之感。
  
  以至于在国庆节的当晚,温先生带领大家狂歌当哭的时候,我几度错觉以为人在梦中。只在歌声戛然而止的一刹那才忽然醒悟:原来不是梦中人。
  
  与温先生在一起是愉快的紧张,或者说紧张的愉快,这在外人来看几乎不可思议。
  例如,每次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之后,温先生便会召集所有家人、弟子、门生齐聚一堂,每个人都要说说自己的看法、想法,而温先生会在最恰当的时候给予最重要的解读和指示。
  很熟悉的情节吧?
  
  没错,熟知温瑞安武侠小说的读者们一定会想到一个人——诸葛小花。
  
  在作品里,诸葛神候就是这样调教爱徒四大名捕的。
  所以说,艺术真的来源于生活。
  
  另外,说完了以后还要写。
  写感受!
  写感想!
  写感觉!
  
  并且规定时间和字数,甚至有时要规定题材和体裁,更过分的是:写的时候还有人捣乱或互相捣乱。
  写得好写得快的有奖励,例如一本实体书,抑或是一些珍贵礼物,有可能还会得到温先生的亲自点评。(还有赤裸裸的物质奖励,是什么请自行脑补)
  
  有些子弟(譬如我)一开始很难适应,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但久而久之,益处便显现出来了。
  
  于是弄得我现在无论写什么总能拈笔就来,不仅水平有大幅度提高,就连写作速度也较之以往不可同日而语。(当然,这只针对我自己的创作水平而言)
  
  
  说起写作,这更与温大哥分不开关系了。
  
  从小就喜欢读书,尤其是历史方面的,那自然就会接触到武侠小说。
  刚开始是什么都看,卧龙生柳残阳云中岳萧逸诸葛青云,后来就集中在梁羽生古龙金庸几大家身上。
  但那时只是看,只爱看。
  
  直至有一天,无意间发现一本武侠小说,略略读罢,竟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
  ——原来武侠小说还可以这样写!
  ——原来武侠小说还能这样用笔!
  ——原来还能有这样的武侠小说!
  ——原来……我可不可以写一写?
  
  无论当时脑袋里多么混乱,我也毫不犹豫的记住了这部小说的作者——温瑞安
  
  自那以后,这种情怀一发而不可收拾。
 
  我的生命似乎只剩下了两种形态:活着,和,温瑞安武侠小说。
  
  而且,真的开始尝试着写了,并一直写到今天,甚至变成了自己的饭碗。
  
  以前无论在睡觉前或者是出差旅游,身旁总是要有一本温氏小说,后来有了智能手机,便将温瑞安武侠小说全集下载到手机里,可随时翻阅查看。
  看得越多,就越对作者感到好奇:这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呢?如果我要是能见到他,又会和他有怎样的交流呢?
  
  这一好奇,便等了二十年。
  
  幸好幸亏更是幸运,终于没有白等。我和温大哥还是见面了,终于见面了。
  
  数十年如一日的等待,一日如数十年的交流。
  
  从此,我成了温派子弟。
  
  先生成了我的大哥、我的导师、我的引路人。
  
  时光荏苒,这次的《白衣方振眉》项目启动仪式在京发布,再接温大哥的邀请,又见到了阔别不久或阔别已久的恩师。
  温先生一如既往地握住我的手,还是那么有力,还是那么火热。
  
  从《白衣方振眉》项目启动仪式上得知,这是一个超豪华阵容。
  不仅有温大哥亲自站台支持,更有来自文化界、影视界、资本圈的各位顶级人物参与投资制作。
  
  我隐约觉得,这可能真的是温派文化真正崛起的标志。
  当我问及温大哥的时候,他笑着说,从网易《逆水寒》游戏的开发、影视剧的制作,到上影《四大名捕》发布会,再到《神州奇侠》影游联动,包括奇树有鱼年度IP盛会,其实我们早已布局全球,何止筹谋东南。
  
  我端起水杯,一饮而尽。
  
  《白衣方振眉》启动仪式结束后,我们全体成员汇集在温大哥的房间里聊着笑着闹着,有很多温派子弟是头一次参加“温氏”风格的聚会,感觉很新奇、兴奋,又有些紧张,温先生为她们一一介绍温派聚会的历史、温派文化的传承,一如我当年刚见到温大哥时的情景。
  
  离开时已是半夜,温大哥说还会相聚的。
  我知道一定会与温大哥再相聚,但没想到仅仅相隔了两天,在2017年国庆节之日,在全国人民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温大哥再次发出神州令,邀请我参加温派国庆节盛会。
  这次聚会与以往不同,温大哥准备了很多当年在香港红透半边天的影视歌曲。
  这些歌曲即便现在听来,也是令人极度震撼不已。
  
  《忘记心中情》、《浣花洗剑录》、《浴血太平山》、《火烧圆明园》、《笑看风云》、《秦始皇》……
  每一首歌都让人振奋,每一首歌都让人唏嘘,每一首歌都让人沸腾。
  
  ——我那可屈膝恭恭也敬敬!
  ——天生我志气傲绝对不需你同情!
  
  我知道,温先生是在用另外一种方式来引导教育我们。
  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纵然翻江倒海,也要败部复活;
  乘长风破万里浪,才不负少年时那激扬青春。

  临别时,温先生说,努力吧,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还会在路上,等着你们一起并肩前进。
  
  拥抱,皆无言。
  
  风起了,远方的长城依稀可见。
  回首时,曙光已透过暮云。
  
  (完)
  
  2017年10月2日
 

温瑞安:

温瑞安:出世精神入世事
文:温瑞安

侠的存在本来是为了要激浊扬清,侠的活力是要化腐朽为神奇,侠是大时代里的志士,小社会中的仁人。

以前我写武侠小说是为了兴趣,写作对我而言,是一种娱乐。世间有多少人能当工作就是享受,做自己兴趣的事?想来,我真幸福,从八岁开始发表第一首诗起,五十年来如是,其他的事,都是余绪。

可是,撰写武侠小说却增添了一种意义,那就是'信念'。我相信'侠义'。人间也有侠。我无意要考据、引述什么经典、古籍中对'侠'或'侠士'的阐释, 因为严酷的法制约束和腐迂的儒家文化压抑曲解下,'侠”的真正意义已完全变质。

侠变得一点也不变貌、变形、可爱了,侠变了暴力与血腥、庸俗与浮夸、流氓与性结合。这是可悲的。因为任何一个民族沒有了侠情,就失去了虎虎生风、霍霍有力、充满原创性的生命力,而任何一个社会没有了侠行,就为腐败、卑鄙、虚伪与机诈所盘踞。


侠的存在本来是为了要激浊扬清,侠的活力是要化腐朽为神奇,侠是大时代里的志士,小社会中的仁人。对侠或扬或抑,那是古代之儒者的说法,也是今之学者的解读。我心目中的侠只是:“在有所为与有所不为间作明辨大是大非的抉择'、'侠是伟大与同情的结合'、'侠是知其不可为而义所当为者为之……'诸般意义,如此而已,如是奉行。

是以,侠不是好勇斗狠,不是不择手段,不是比武决斗,不是罔顾法纪,更不是个人英雄。侠是优雅美学,是打抱不平,是伸张正义,是悠然出世,也可以浩然入世。'侠'不僅见存于古代,而且也一样极需于现今,'他'可以是本著良知的记者、医生、律师、店员、教师、工友、商人、路人、艺人、编辑甚至性工作者和微博控,乃至屠夫、相师。侠,根本就是民间。

侠,一直都活在人民心里。是以我写'布衣神相'故事。开始写这个糸列的时候,大约是八一至八三年间,恰好是我在台'蒙冤'、'流落'香港,往来新、马、日、韓,居无定所,天下虽大,无地可容之际,难免有些失意,但在写作'布衣神相”的题旨上,依然沒有改变我的信念。

知命而不认命,相由心生,心随相转,祸福相依,吉咎一体,出世精神,入世事业,梦幻空花,此身不妄。到头来,凡我过处、去处, 都成了我他日居所、遨遊、发展之地,都与我别有一番因缘际会,真是自寻快活,不怕烦恼,梦里真真,开花成果。

如果有命运,那么,面对和创造命运吧!尽管我一向都认为武侠可以与文学结合,正如诗与剑交融时能自放光华,也认为通俗决非庸俗,是一种不俗,一种美德,虽然伟大的不一定能流行(通俗),但极伟大的必然流行(通俗)------姑毋论是谁的大作,只怕都流行不过唐诗、宋词、水浒、三国、红楼、西游吧?

他们都'流行'了千百年了,而且都能极通俗,不是能琅琅上口发人深省,就是文笔流丽曲折离奇。我的小说从来不企求有学问的'大人先生'们缪夸高誉,只求写给跟我一般的'平民百姓'看的。

有时候,我在香港地铁车內、大马巴上站上,中国大陸穷乡僻壤一灯如豆的土墙窗边看见有人聚会神在读我的小说,我一面感到汗颜惶悚,一面又无比兴悦自豪------这感觉要远比任何有识之士予以片言高论,肯定来得更振奋吾心。

得要谢谢今日的'作家出版社',以大魄力和大手笔,让我的作品得以'重现江湖',把我的小说以'新姿'重现人间,使到如今还是一个'伤心快活人'的我,得以'花甲少年'的心态桃李天下。或许,这也合当我的命书在'皇极经世铁板神数'演算到这时际的一句箴言吧:
环宇频生新事物
当思鼎故促进行

稿于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中旬香港'壹周刊'刊出访问'中国最后一位游侠:温瑞安'期间。'新报'刊完'说英雄.谁是英雄'第七部:'天下有敌',新登'天下无敌'之'怒犯天条'。

重修于二0一三年一月初自成一派三仙五老二少欢聚于鹏城等地。

温瑞安:

起名功夫他认第二,谁敢认第一?揭秘网文起名鼻祖温瑞安

书虫研究院

上文提到过,温瑞安大侠给武功起名的功夫是一绝,那他给小说中的人物起的名字更是上天入地,可以说是现代网文主人公起名的开山鼻祖。回看金庸大侠给主角配的名字,袁紫衣,陈家洛,令狐冲,独孤求败,韦小宝,名字虽简单,亦中规中矩,传统仿真又朴实。古龙大侠的名字则是有种画面感,有古诗的味道,花无缺,西门吹雪,李寻欢,楚留香,让人听起来就觉得是武林高手,现代虚幻而华丽。

回到真题,温瑞安大侠给人起得名字可以说是千奇百怪,各行各业都有,充满了调侃的味道。
李沉舟,萧秋水,柳随风,苏梦枕,戚少商,铁游夏,冷凌弃,赵师蓉,卓一航、练霓裳……温大侠对主角的名字还是起得很好,由于温瑞安是诗人出身,笔法自带写诗用辞,极富浪漫之气,皆是令人过目难忘的好名字。韦青青青,元十三限,关七则开始了老温的起名的艺术。
但是坑爹的名字来了,什么蔡追猫、郭伤熊、蓝虎虎、钱穷穷、巴巴子、高鸡血、雷阵雨、韦鸭毛、唐老鸭、马六甲、乌干达……前两页看得正热血沸腾,翻到下一页突然一个坑爹的蹦出来名字瞬间就笑岔气了,什么气氛瞬间没了。
战僧与何平,这是其中一本小说的名字,看到名字我是跪了,起个名字也别这么懒好吗,直接抄别人《战争与和平》。里面的起名更是乱七八糟,什么“三十七抽五十八送,七十六仰四十三伏”来了,纯洁的同学可看原文。

梁月金和梁失调,阿里妈妈和侬指乙,莫三给给,何包蛋,看到这些我只能说一句,在温大侠的笔下,龙套是没人权的。飞鸟尽,鸟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别以为是句谚语,其实是四个坏人,老血都要给他喷出来了。而顾惜朝是我看到那么多部老温的书,反派名字起得最好的一个,感觉他前世肯定拯救了老温。


到了老温后来的操作,不少中西合璧的名字更是层出不穷,莫伯伤,令我想起那位法兰西作家,任老鸡,儿子名字叫任小鸡,这名起的也太省力了吧。雷家除了雷阵雨,还有雷震雷,雷公……这一家人都好雷啊,还有马克白、麦丹拿、莫扎德……应该说在神州奇侠阶段起的人名还是正常的,到了后期就奇葩尽出了。
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大开神鞭”司徒残,“大阖金鞭”司马废,以及“开阖神君”司空残废,合称“大开大阖三神君”这三位,出场时间不多,但却很容易记住。可以说在现在网文遍地的时代,温大侠的起名带动了无数的后辈们,不得不对温大侠写个“稳”字。

温瑞安:

历史就是一部武侠大说

历史,其实应有尽有,真系也都有,还无奇不有,比武侠更武侠,较小说更小说。

不信?请随便翻看历史上随便一次会战。东西魏大军邙山大交锋。西魏丞相宇文泰大破东魏军,把东魏军步兵,全部俘虏。东魏军丞相高欢(这是位不世英雄,连名字都十分武侠),在混战中摔蕗马背,赫连阳顺马上跳下战马,把座骑让给高欢。



高欢逃亡,左右卫士骑兵,只剩七人,但西魏军已追到,东魏军都督尉兴庆(这名字看到都有D『赠庆』)说:「大王快走,我腰际还有一百支箭,还足以射杀一百人。」高欢说:「待事平定,任用你为怀州剌史。如果你阵亡了,就用你儿子。」尉兴庆道:「我儿年幼,用我老哥。」高欢承诺。尉兴庆遂拼命死阻击追兵,直至箭尽,被杀。




你看,这是活脱脱的一埸张彻式好汉电影,护主尽忠讲义气,流血流汗留英名,当年邵氏张彻王羽一仗功成成名作《独臂刀》,谷峰正是这様护金刀门门立田丰死战托孤。高欢跟部下讲数,也爽快利落。你为我战,我升你官,你死了,福气就是你儿子。爽快。我为你死,我儿幼,譲我哥当官吧。过瘾。就这么说定了,就卖一句尽在不言中:你就为我死吧!抵死!



光是这一战,就好戏连埸,但碍于篇幅,未能尽录:东魏逃卒泄露高欢逃亡方向,西魏丞相宇文泰立即征求敢死队三千人,全使用短兵器(即是打算肉搏生擒),交予总司令贺拔胜带队,发动追击。在混乱杂处的士卒群里,一眼认出高欢,贺拔胜手拏长矛,率十三骑兵,奔驰数里,长矛尖端就快刺到高欢背后,叱道:「贺之浑(高欢乳名),贺拔坎胡(拔胜小名)要你的命!」高欢心胆俱裂,几乎吓死当场。



东魏督导官刘洪徽在旁,对住贺拔胜发箭,一连射中贺拔胜身旁两名骑兵,另东魏武卫将军段韶也同时发箭,射中贺拔胜坐骑。马死,待换副马,高欢已远遁。贺拔胜跌足叹道:「今日未带弓箭,天意也!」



这一段追击,妙到颠毫,险过剃头,而且絶处逢生,死里逃生,贺拔胜不但从名字到乳名都特别好玩,在他喊杀之际,只怕热气和杀气已溅在权倾天下的高欢颈耳之际,岂不吓得他汗毛直竖,魂飞魄散,直比武侠小说还精彩。



这段历史接下去精彩纷呈,高潮叠起:西魏军郢山剌史耿令贵,嘶吼呐喊,单枪匹马,杀入东魏敌阵,挥动大刀,四下乱砍。同僚以为他已在重围中死亡,但在霎瞬之间,又见他挥舞大刀,杀回大营,如此杀出杀入,凡四次之多,凡他过处,挡者非死即伤。



回营,耿令贵对上前慰问的左右侍从说:「我岂嗜杀人?勇士除寇杀匪,不得不尔。若不能杀贼,又不想为贼所杀伤,跟那些坐在那裏空发议论的人,有什么区别!?」



好汉。有种。好人物。历史精彩片段,就是武侠高潮的一大段。最后他骂的那句话,在今天,仍然如雷贯耳,骂了不少人,骂得一样精彩,一样有効,一样过瘾!



原刊于2008年年中“南方都市报”

温瑞安:

尊敬、可爱又可亲的大哥:
您好!问候您与大嫂、小玉小飞以及温派弟子!
首先,非常感谢您送与我的药和贵重礼物,让我感觉被牵挂、被关心的幸福感,即使远隔千里也能感受到大哥的温暖,虽南京日渐寒冷,仍不夺余心之暖。
从2015年11月30日起遇见您,认识您,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依稀记得这期金针讲堂我们准备了很久,校领导也非常的重视!记得在张汇钰学姐的指导下,我和学习部的小伙伴们一起赶邀请函、策划书到夜里2.3点,一遍遍否定与修改,终于忐忑得发出了邀请函,我们都在紧张的等待着,像等着期末考试成绩公布,既紧张又期待。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上苍眷顾了我们的努力,我们得到您接受邀请的消息,像得了满分一样的开心!
在接待您之前,作为主持人的我非常忐忑,刚刚进入大一生活,就要与武侠宗师同台,实在是如梦一般虚幻的存在!生怕自己说错话或者有不妥当的行为,害怕自己在台上紧张到结巴,种种的“惨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但万幸的是,您人很亲和,没有一点架子,让我悬着的心终于平缓些。我们交流每一个流程,您每一个眼神与话语都是一种莫大的鼓励与支持!
当天来听讲座的人很多,同学们席地而坐也毫不在意,只为聆听一场大哥的演讲,只为亲眼看见自己崇拜多年的偶像,畅游一场温派的热血江湖!我们用点点的星光欢迎大哥入场,又恰逢小飞生日,我在台上与台下上千名南信学子一同唱生日祝福歌予小飞!场面一度很温馨却也很震撼。从南林请过来的舞龙队,以姚思琪为首的武博社表演,书画社与汉服社的助力,校会各部门的支持,校领导的重视与支持等等,动用了很多力量,这是自我入大学乃至今为止,金针讲堂办的最大的一场,当然,还有央视、网易、腾讯等各大媒体的争相报道,对大哥来说是太稀松平常的事了。
本以为这只是漫长人生中的一次相遇,却没想到是一场缘分的开始。1228上海之行我还是叫您温老师,还有些拘谨与客气,却在杭州行作为温派弟子参加活动,由老师改口为大哥,增进了了解与感情!
在温派的每一天都收获满满,无论文学还是社会经验,都是学校里学不到的,大哥对我是那么的好,亦师亦友亦家人,诗歌朗诵,写文章写诗歌,每一场活动都在您的带领下井井有条,每一次活动的气氛都活跃万分,出其不意的选题,灵感的碰撞与启迪,在这样物欲横流、功力社会里一股清流,是心灵的一方净土,滋养着我干涸的心灵,告诫我们在快生活里也要保持一份闲适,也要有诗与远方的情怀!每一次随您出行都是一次修行,能了解许多世人所不知道的世事。
大哥的号召力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北京行、上海行更是让我增进了不少对大哥、对温派的了解,在这里,我们听您讲当年那段黑暗的时期,听您讲那段过往,听您讲诗社、听您讲武侠,听您讲世界……或悲愤或慷慨激昂,或感动或感慨,或羡慕或暗下决心,是您带给我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带给我一个不一样的视角与高度,带给我不一样的内心力量!
我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女孩,是走在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存在,是您,于千万人之中看到了我,并鼓励我那并不被看好的梦想,告诉我是不凡的女孩,无论真假,无论以后平凡与否,您眼神里的真挚与鼓励,都是我十分感激的!是您让我知道,有梦想就该勇敢去追逐,不妄自菲薄,不对自己失去信心!是您告诉我,只要你敢燃烧,就会有光!大哥,遇到您是我最幸运又幸福的事!
您给予了我太多太多,鼓励我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不求回报,我知道您这样的身家与地位,您什么都不缺,我也并不能回报您什么,您这样无私的情谊让我非常感激,感念于心!我想,以后漫长的人生里,我都会传承您的精神,帮助我身边的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出自己的一份力!将来我有能力,也会回报您!我知道您并不在意这份回报,但这是小雪对您情谊的回报,懂得感恩也是您常常教导我的!
大哥,您是恩师是我敬重的大哥,是我内心的力量!我十分珍惜这不易的感情,超越年龄超越地位纯洁如雪的感情!与温派在一起经历了很多的开心与难过,也没有分离,我十分感念上苍让我遇见您,让我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传奇的色彩,我想无论过多少年,经历多少世事这都是我人生最大的财富!
因学业没能通读您的书,没能接受您更多的教导是我很大的遗憾!但我相信这是一件长久的事,把现阶段的事做好是为了日后向大哥更好的学习,您说过事缓则圆,我真心希望我们是一万年的交情!
天气渐凉,大哥注意保暖!
祝大哥工作顺利,身体健康!祝愿温派航母顺利启航,直冲云霄!
爱大哥!挂念大哥!❤️❤️❤️
您的徒儿:李绛雪
2017年10月15日

温瑞安:

《四大名捕逆水寒》里最幸运的人
文:言午许

《逆水寒》中,无情因为中了九幽神君的计而和“捕神”刘独峰斗成两败俱伤,之后逃到郗舜才府上,并由郗舜才护送进京。

这郗舜才同学,也就是本文的主角,绝对是《逆水寒》中最为幸运的人。

郗舜才一向是个福大命大的人,稀里糊涂由小兵升了副将,然后毫不费劲就在宫廷斗争里有了诸葛先生这样强有力的靠山,又莫名其妙地被派到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当了个“土皇帝”,还稀里糊涂地打了一些胜仗。


不得不说,他一直是靠运气在做事,豪爽好客,不必操劳,好运相伴。
这样的人,照理来说,可能会是个见风使舵的人。然而,郗舜才同学却用实际证明了自己的品格也是经得住考验。

进京途中,在遇到文张等人的追杀时,郗舜才虽然开始有些气怯,但是终究胆气一豪:指着无情对文张说:“他也是官,诸葛先生叫他来查办贪赃枉法的官,就算你是官,也是该被撤职查办的狗官。

一句话,果断挑明自己的立场。这句话也令无情意外和感动。


他没想到,在当时的形势下,一向锦衣玉食、美味佳肴惯了的郗舜才敢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证明他的胆气没有被安逸的生活所磨灭,也没有让他变成一个懦夫。

虽然他也是个会利用权力大摆排场作威作福的人,但是大是大非面前站得住,是条汉子。

郗舜才还是个可爱的人。他喜欢听人叫他将军,虽然他只是个小小的副将,但是听到唐晚词叫他将军时,笑得合不拢嘴,整个人都快飞上天了。

他还十分信任手下,在自己的手下受到威逼利诱时毫不担心,始终不曾怀疑。


也许还可以说他是个单纯的人,因为单纯,不会想太多,不必疑东疑西,反而好运长相伴。

可以说,郗舜才天生幸运。而天生幸运的人,即使没有太大的才学,也要比那些天生机敏机智过人、才学出众的人更容易成事。

幸运的人可以没有才能,但是却能取得比有才能的人更大的成功。

如果买彩票的话,郗舜才绝对是至少会中五百万大奖。

纵观《逆水寒》中没有一个像他这般好运的人,说他是最幸运的人,毫不为过!